北郭阿粟粟

矫情镇物 芝兰玉树

[魏晋]黄粱

我疯了。

曹芳/司马师


戳我


9 29

[孙肖]彩虹[04]

商学院小本 x 数学PHD 

乐昊(或者唐乐?)上线

我真是半年更典范了


肖时钦的公寓是很典型的留学生之家,家具都是宜家的LACK系列,经典简洁的黑白配色,除了各色各样画着数学符号的书以外就没有多余的摆设,地板桌面卫生间哪里都是纤尘不染的——这一点倒是和大多数人不大相同了。

孙翔花了三分钟打量完每一个犄角旮旯,心里评价着这肖老师还真是热衷于性冷淡风格,也大致推断出这位是真过着和尚般的生活——可是说起来肖老师单不单身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边胡思乱想边回过头来,刚好把在料理台上专心切菜的肖时钦收入眼底。

这一看可不得了,孙翔觉得这人专注起来的模样真是太好看了,就像是自己这辈...

13 31

[孙肖]彩虹[03]

商学院小本 x 数学PHD 的故事笑出泪

请不要在意细节

都是胡编乱造

有过去式的王肖。


大抵因为肖时钦是第一个夸自己聪明的人,孙翔还真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早晨的课再也没缺过一堂,偶尔去图书馆啃啃笔记烧烧脑,还经常捧着作业屁颠颠跑去肖时钦的办公室求教。只是他每次去办公室都能看见那个叫戴妍琦的小姑娘。小姑娘来得早,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叫随机过程的书,开始和肖时钦讨论起伊藤积分和黎曼积分的不同来。肖时钦和戴妍琦刚开学便谈过,小姑娘年纪不大,职业规划得清清楚楚,就想往科研方面发展,肖时钦挺欣赏的,便给她开了一条长长的书单。

孙翔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都...

11 42

[孙肖]彩虹[02]

商学院小本 x 数学PHD 的故事笑出泪

请不要在意细节,都是胡编乱造

天气不好,有点爆种……


肖时钦的父母是长江流域某所知名大学的终身教授,一个教物理一个教哲学,家里都可谓是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乃是真正的书香门第。他从小耳濡目染,读书不仅是职业还是爱好,考进首都某所敢称第二无人敢说第一的重点大学数学系,读完本科觉得不过瘾,轻轻巧巧申到Ph.D.,拿的是系里的全额奖学金——Fellowship那种,本来不需要当助教伺候其他专业的小祖宗们,可是和他同一个办公室同一位老板的那位叫张佳乐的朋友,助教当得好好的,论文写得好好的,暑假里不知道中了谁的邪谁的蛊,天天唠叨着Ph...

17 50

[孙肖]彩虹[01]

留学题材我想写很久了笑出泪

商学院小本 x 数学PHD 的故事笑出泪

请不要在意细节,都是胡编乱造




孙翔坐在玛莎拉蒂的副驾驶上,憋着一肚子火和一肚子其他什么不明液体。

开车的是唐昊。戴着墨镜遮了半张脸,跟着广播里最近热播在公告牌上快一年都没下榜的那首西班牙语歌后面鬼哭狼嚎。

一个小时,这俩拉风的跑车只往前挪了一个街口。

他们刚好碰到下班的晚高峰,好死不死开错了匝道,汇进了涌往出城隧道的车流里。Uber司机横冲直撞,发现他们稍微犹豫没跟紧前车就要往里面塞,唐昊心疼他一小时前刚提的车,没了在学校的嚣张气焰,怂得不要不要,除了拼命按喇叭啥也不敢做。

Uber司...

18 52

诗曰·黍离

大概没有CP,或者大概都是CP


就快要出闰正月,可大雪雱雱还是下个不停。好在午后不怎么刮北风,若是恰好无事躲在屋内烤着炭炉喝喝热酒,估计也不觉得这天气有多么难捱。

钟毓裹着狐裘歪在榻上听着炉内炭块滋滋作响,就要昏昏欲睡。

他真的差点就要睡着了。

这两年他愈发觉得自己老了,至少精气神是大不如前。当年站在朝上同曹爽叉腰瞪眼吵得那叫一个天翻地覆不可开交也脸不红心不跳,接到魏郡太守的左迁令也二话不说拔腿跨马只身赴任在外地待了个三年五载,被召回京时照样精神抖擞干劲十足。

这倒是他自己夸张了。他虽然机捷谈笑有父风,却总是因为一点情绪波动就大汗淋漓而吃了些许仪态上的亏,以至于当年兴师伐蜀结...

17

无题

好似故地重游,有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之感。


1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对不起,2015年一个坑都没填完。

笑出泪。

7 3

天泽履[捌]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文

孙肖主

周门主讲话从不按套路出牌

前些日子实在太忙,大纲一直有,有时间一定会更

下章王肖纯洁友情向(不要相信(。


[捌]


那声音犹如泉水激石,冷冽清越。黄少天向身后飞快瞥了一眼,看清来人之后立时吹了声口哨,抚掌大笑道:“哎哟哟,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一黑一白两匹高头大马缓缓踱步而来。黑马之上的男子相貌堂堂,不怒自威,劲装结束,一身的浩气凛然,正是泰山霸图盟的大当家韩文清。白马之上的青年儒雅清秀,形容却如韩文清一般无二的沉稳严毅,明眼人一望即知,这便是霸图智囊,二当家张新杰。

孙翔被适才张新杰冷冷的抢白,十分地不服气,

6 36

天泽履[柒]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文

孙肖主

喻黄出场。

卖魏晋安利可是从来卖不出去,所以夹了些魏晋梗,算是自己的恶趣味吧〒▽〒

进度缓慢,情节温吞,承蒙不弃,看文感谢


[柒]


二人并肩打马自余杭门出城,一路向北上了官道。道路两侧并无甚旖旎风光,但马上的少年左顾右盼,俊脸上透着一股新鲜好奇的劲儿。肖时钦见孙翔仿佛逃离牢笼般畅快自在,笑道:“怎么,小孙很少走官道么?”

孙翔摇头,一撇嘴道:“岂止是很少走官道,除了去年太华之行,我压根就没怎么出过临安城。以前是爹娘,现在是陶轩,谁都不让我出外闯荡闯荡。”

肖时钦笑道:“哦?小孙原来是本地人。”

孙翔听肖时钦问起,眼珠一转,扬...

5 31

天泽履[陆]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文

孙肖主

看文感谢,祝春节快乐

啰啰嗦嗦的,下一章终于要刷中秋宴了〒▽〒


[陆]


黑暗里肖时钦看不清孙翔的容貌,然而脸颊的触感光滑柔软,委婉地提醒他这张素日里俊俏风流的面庞仍属于一个年纪尚幼未经风霜的少年。他自觉有趣地勾起唇角,吐出的话无波无澜却甚伤少年的心:“不好。”

孙翔身体一僵,可就是不肯松开肖时钦,反倒干脆把头埋进青年肩窝,闷闷不乐地开口:“哦。”

肖时钦本已做好被孙翔挑战权威的准备,却没料到这回少年虽满满的委屈却竟如此听话乖顺,心中不禁一软,伸手拍着少年的脑袋,像从前哄雷霆那些孩子们一般无二:“三更半夜,临安城城门紧闭,你倒是想...

2 36

天泽履[伍]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

孙肖主

忽略不计的轮回正副队的CP

拱手感谢各位看文

孙肖不足饿饿饿>.<


[伍]


陶轩递来的请帖孙翔只看了一半就撂到了案上,被肖时钦弯身捡起来细细读了。上头洋洋洒洒几十行,诚邀各门各派于中秋齐聚华亭,赏月宴饮以武会友。

这请帖写得音韵和谐,辞藻华丽,俨然一篇上品骈文。肖时钦一路看到落款周泽楷三个字,终于忍俊不禁。

孙翔在旁一撇嘴角,瓮声瓮气地道:“这帖子若真是那锯了嘴的葫芦写的,我现在就把它吃下去。”

轮回的门主周泽楷,长相气质那叫一个轩轩如朝霞举,濯濯如春月柳,枪法冠绝天下,手中荒火碎霜位列兵器榜三甲,加之...

12 40

天泽履[肆]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

孙肖主

忽略不计的楚苏和喻黄

看文非常感谢


[肆]


七月流火,南屏山渐渐地褪了翠色。夕阳余晖斜照进嘉世后山池边风亭水榭,在青年手捧着的古卷上洒下一片和煦。少年身着霜色杭罗长衫,手提却邪立在池中梅花桩岿然不动。

一池澄黄,满满皆是飘零的银杏叶。汗珠顺着少年下颌滑落,水面上泛起微不足道的涟漪。

卷起简牍,肖时钦抬起头来微笑道:“完了?”

孙翔反手抹了把脸,扬起下巴答道:“完了。”

肖时钦往水中随意投了一眼,见那些银杏叶都碎成了两三瓣儿浮在水中央,复又问道:“都中了?”

孙翔傲然道:“自然是都中了!”白衣猎猎,他从梅花桩上纵身...

4 43

天泽履[叁]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

孙肖主

文章慢热,看文感谢


[叁]


屋外起了一阵风,涌来的黑云将金乌的光芒遮蔽得严严实实,房内立时昏暗一片。

有仆人进了长老的房间,屋内本在低声交谈的一主一客立时闭紧了嘴不发一语,各自挑了案上新鲜红菱慢悠悠地剥起皮来。仆人取下烛台里剩下的半截残烛,又换上了一只新的点燃,而后规规矩矩地退出门外。

直到下人合上房门离去,陶轩这才放下刚剥了一半的菱角,在纹着宝相花的青花瓷盆中仔仔细细洗净了手,悠悠开口道:“你这两天抽空再替我走一遭,你去当面告诉他,就说我心中有数,一切皆是按着他的吩咐在行事。”

坐在客位的是嘉世主事崔立,听了长老这般...

9 40

天泽履[贰]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

孙肖主

两句忽略不计的楚苏

文中临安是基于两宋的胡编乱造

本是自娱自乐,看文十分感谢


[贰]


都是那个绯衣少年的缘故,兴欣酒肆的楼梯上熙熙攘攘的,站满了想要一睹新科斗神尊容的人们。这其中初出茅庐企图挑战斗神的武林后辈有之,半羞半喜眉目传情的江湖少女有之,而更多的却还是爱凑热闹不明真相的广大临安城百姓们。

陈娘子忙得团团转,似乎还是没有找到她口中那名叫叶修的跑堂伙计。

青年踏出酒肆,在清河坊里闲逛。道旁杨柳依依,东西商铺贩卖古玩字画金银衣物首饰钗粉,各色商品琳琅满目。他平素虽是个喜静不喜动的性子,但此刻看到这般繁盛景象,心中也...

11 47

天泽履 [壹]

[文/阿粟] 


全职高手同人

孙肖主

武侠

随便写写,写着开心


[壹]


仲夏午后烈日当空,临安城内一家酒肆人声鼎沸。酒家老板姓陈,是个二十来岁的俏丽女子,不施粉黛,却天然一股风流。那陈娘子此时柳眉倒竖,端着酒快步走至二楼临窗雅座边。众人只听咣当一声,陈娘子手中的瓷碗重重摔在了桌上,溢出了的女儿红尽数飞溅在客人的脸上。

那在座的客官是个相貌清隽的年轻人,身着竹青色宽袖长衫,双手隐在袖中。他虽是一脸苦笑,却也并不着恼,只是以衣袖拭去脸上酒渍,并轻声谢过老板娘。

陈娘子正在气头上,竟全然不曾注意这些,只顾扭头朝着楼下厨房方向怒吼:“叶修,叶修!店里忙得要死,你这...

5 47

不寿

CP 是 苻坚/王猛

我喜欢的真是越来越冷了


[壹]

连绵的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成串的雨珠顺着房檐淅沥落下,砸在檐廊上溅出一片清凉,水汽顺着湿漉的墙壁渗进屋内。

年轻的东海王便在此时醒来。秦地少有的温暖潮湿让他短暂的失神,直到他对上那双锐利细长的眸子,那些恍惚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睛的主人一身月白宽衫坐在榻旁,面容沉静,黑发散在身后,见少年愣神地望着自己,便道:“殿下醒了?”嗓音慵懒而低沉,早非少年人的飞扬跳脱。

东海王忽地坐起身,将面前男人从头至尾打量一番,笑嘻嘻地大喊:“孤竟不是做梦!”说罢搂上男人脖颈又叫道,“景略!景略!从今天起你便是孤的人啦。”

王猛本...

27 51

送给小伙伴。小伙伴生日快乐。


钟毓和司马昭的话题怎样都离不开钟会。

从前离不开,当下离不开,以后也离不开。

也不想离开。

面前茶盏冒出丝丝热气,与前额上细密的汗珠相映成趣。钟毓怕热人尽皆知,可司马昭不知有意无意,非要人顶着午后骄阳火急火燎赶来将军府商议军事,末了偏偏赏了杯热茶汤,还把理由说得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士季近来对此茶倾心不已,稚叔不妨也尝尝?”

钟毓口干舌燥刚刚分析完淮南局势,一听这话便笑了,说此茶若是得入舍弟的眼,那必定是佳品。然后喃了一句失礼从怀里掏出丝巾拭汗。在那之后尚书大人就闭上嘴没了下文,指尖碰都不碰那杯盏,意思可再明显不过:既然说了士季喜爱,那在下就用不着...

13

三行情诗

仿写武大三行情诗


天地万物正清谈我

魏帝废立了我

猩红的我从眼角滑出浸湿了鲜血

而你原谅我

7

(* ´艸`)那我要期待真正的生贺

豆宛:

来除草...

本来是阿粟的生贺我会说吗 @误入人间 后来觉得一点都没有生贺的气氛(what)就放弃了!……实际上我是想画出阿粟文里的瞳给我的感觉啦,但完全没有找到感【……等我画根欢欣的大玉米送你

2

陈年往事

[Ch.04]


黑溪谷1号的门被那个美丽的小姐拉开。

“你好。”她睡眼惺忪,笑得略不自然,又似乎被屋外的冷空气冻到,手指拽紧了睡袍的领子,“有什么事吗?”

我低头看了看表,确认现在已经十一点过五分,然后把手中冒着热气的烤盘举在她眼前:“呃,抱歉。礼拜日没什么事做了点羊角面包……来,这些是给你的。”

她有些吃惊,而后眉眼温和起来:“谢谢。”她大大方方地道谢,接过了铁盘,忽然愉悦地打趣起我来,“你真不像个会制作食物的人。”

我耸了耸肩:“以外表度人总是有偏差。”

“我的直觉很准。”她颇有些狡黠地眨眨眼,挑出一块面包放在嘴里。

我装作漫不经心,打量着这幢小屋的前院。万圣节就快到了,...

4

Vermont Fall Foliage

2 2

陈年往事

[Ch.03]


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地翻滚,我将大半盒通心粉倒了进去。我不善烹饪,不过好在也并不重视口腹之欲。清水煮豌豆和西兰花,意面佐上番茄酱就能构成一顿正餐。而那些稍微高端上档次一些的诸如牛排鸡翅,通常是不会出现在我的菜单上的。

是的,我是一个被逼无奈的素食主义者。

正当我坐在餐桌前正往嘴里送着半生不熟的蔬菜的时候,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我放下叉子,走过去拉开门。屋外站着一个面容姣好身材修长的女人,年纪约莫在三十多岁左右。一辆老款红色甲壳虫停在路边打着双闪。

“你好。”我略带疑惑却微笑打着招呼,尽量给这位美女留下一个好印象。

“啊,你好。”她显然并没有做好见到我...

6

陈年往事

[Ch.02]


睁开眼时窗外灰蒙蒙的,我如同宿醉一般头疼欲裂,眼睛在很长一段时间难以聚焦。

很久之后我发觉自己躺在双人床中央,枕头和床套散发着新拆封的气味。有几只知更鸟正婉转吟唱,我相信它们正立在那棵银杏树的枝头。床头柜上搁着我的咖啡杯,仅剩杯底一点干涸的褐色印迹。

我实在难以回忆起昨夜究竟如何回到卧室安眠,脑海里那少年的模样和手心中毫无实感的触觉持续敲打我的神经。可我丧心病狂地提醒自己那也许只是一场梦境,挣扎着踢开被子坐起身。

黑溪谷的仲秋露寒霜重,我赤脚下了床,不去管从足底升起的刺骨寒冷,裹着睡衣大步离开卧室穿过走廊来到书房门口。

房门微掩,留出一道窄窄的缝隙,我...

3

Only way to enjoy Swedish food is to imagine yourself as a hungry polar bear just waking up after winter ends. So you can eat up grass, leaves and woods without any complaints. Just kidding.

陈年往事

Ch.01

我的房屋中介人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俊秀的脸上满是善意的笑容。若非刚才在路上时从他嘴里吐出的话语是那么惊悚,我绝对相信他是个好销售,是个好人。

而现在我只相信他是个好人。

“格局方正,位置便利,景色怡人。”他一手揣着资料,一手指着房前被精心打理过的欧石楠和月季,笑容可掬说道,“很完美的房子,很适合你,不是吗?”

真的很完美。这两种花的花期通常没有重叠,可我有幸在此刻欣赏到二者一齐绽放的美景。

“哈。”可是他越这么说我就越懊丧。看了不下十套住房,前后花去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确最最中意今天这幢小屋。是的,如果不是刚才的话那般让人难以接受,我一定对它一见钟情,当场拍板要下这间房子。

他瞧着举棋不定...

6

[古剑奇谭二][瞳/沈夜] 痴情司

自制MV

意识流

1

诗曰·常棣

CP是稚叔/士季/子上


从魏郡回京那天酷热难耐,钟毓坐进蒸笼似的车内风尘仆仆地往家赶。他是容易出汗的体质,从车里钻出来已是青衫尽湿,几缕青丝黏在额前,细密的汗珠顺着光滑的脸颊滚下,淅淅沥沥得如同落雨。

他喘匀了气,定睛一看,那门口乌压压站着一排迎他的人里不曾有他弟弟。下人说今早司马家二公子驾车唤他同游,他便跟去了。

他愣了一愣,突然不死心地问:“他不知我今日返京?”

下人吞吞吐吐,最终还是道出原委,说其实是知道的,先前也劝过他来着,可他怎么也不听。钟毓便不再说话了,只在心中自我安慰半晌,暗想这样也好,若是士季见到了自己这幅狼狈样,又不知要嘲笑多久才会消停。

他的弟弟从小就总是人前人后明里暗里地挤兑他,末...

14

迟有悔[完结]

[05]

风琊下界寻找昭明前站在矩木下足足有一炷香的工夫,看着心魔绕树三匝,瞧着枯叶打着旋儿飘落,这才幽幽地笑着离去。

谢衣终是死了。这结局来得太晚,晚到即使并非他亲手所杀,他也不再像从前那般不甘。他太过执着地想要亲眼看到那家伙的谢幕,直到此刻才抽得空来考虑一下其他的大事。

他向心腹手下交代了几样安排,便准备通往下界,路过瞳的住所,在门外驻足片刻,那些傀儡护卫向他行礼,问他是否需要通报,被他摇头拒绝。

我不会再来了。他露出了极为诡异的笑容,傀儡们见着贪狼祭司那幅神情莫不胆战心惊,你们替我向他问好。

说罢他拔足便走,头也不回。

这些话,你为何不亲口说与我听。

那淡淡的话语随着轮椅摩擦地面的机械声传进风琊的耳朵...

2 5
 
1 / 4

© 北郭阿粟粟 | Powered by LOFTER